当前位置:668989国学欧阳炯所作的《清平乐·春来街砌》,有一种自然的旖旎的春情之美
欧阳炯所作的《清平乐·春来街砌》,有一种自然的旖旎的春情之美
2022-06-19

欧阳炯是五代十国后蜀至宋初年间的词人,是花间派重要作家。下面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了欧阳炯所作的《清平乐·春来街砌》,和大家一起分享。

“春来街砌,春雨如丝细。春地满飘红杏蒂,春燕舞随风势。

春幡细缕春缯,春闺一点春灯,自是春心缭乱,非干春梦无凭。”

宋朝欧阳炯《清平乐·春来街砌》

这首小词是需要慢读的,不可以是晴天丽日,是要在3月的潇潇细雨里,在繁华背巷的都市里,看一眼云垂四幕,随后拉上窗帘。远梦已杳,近思不起。然后可以慢慢品味这首小词。

因为它安静,仿佛如幽幽的香烟升起。你仿佛走进了戴望舒的雨巷,但分明又不是,因为这首诗比戴望舒的更加古老,更加绿色,更加醇厚。他是1000多年前的南方三月春雨的街道和人家。

“春来街砌,春雨如丝细。”春天已经到了小小的街道的石板上,你看那街道上的春雨,像丝一样的细密。有人说,这是不是写春天刚来的时候?二月的春风雨,刚落了下来?作者的视角极其的小,只以身边物入景,但已经有了濛濛烟雨的感觉。两个春字叠加,在感觉上就已经是春深了。

“春地满飘红杏蒂,春燕舞随风势力。”在那湿漉漉的青砖街道上,落满了红杏花的花萼,而且有微微的风,有燕子穿梭过来。这风总有二三级,于是可以看见斜风细雨,燕子顺着风势飞过。

这可不是2月的小春。杏花都落了的时节,是在清明前后,是晚春三月,绿肥红瘦,春正浓酿的时节。于是你忽然觉得开头的”春来街砌”,写得极好,那已经春天不在树角林梢,而是真正的沉降下来,沉降在小小的街道,小小的庭院里。不是绿草绿遍了天涯的远和浩荡,是春色沉淀到了最细微的地方。

这是真正的春浓。虽然里面没有写一个绿字,但是无处不弥漫着那种湿润的绿,连燕子的翅膀都打湿了的濡润。

“春幡细缕春缯,春闺一点春灯。”这是春天的晚上,你看那女子,在小小的闺阁里,在一点灯下,她在做什么?她在将如水的新绸缎,一点点做成头上戴的流苏花朵,你看她那认真的样子,全神贯注的样子,只有灯陪着她的倩影。

她在最美丽的春雨春夜里,用最美丽的心情,做就永不凋谢的花朵。是因为看到路上杏花飘落吗,还是因为青春易逝,或者只是因为,她本身就是最好的春天?

在这句话里10个字有4个春,但是丝毫不显得累赘,反而将春天夜里的女子,在当下的清丽与专注,以及她本身的那一种青春气写了出来。

“自是春心缭乱,非干春梦无凭。”这句话有两种解读,都是上帝之眼,第三视角。

第一种解读是,那女子在一盏春夜的灯火下,用手划过如水的绸缎,那细腻的感觉勾起了她的春情,或她将做一个缠绵的春梦,这都是拜季节里无限的春意所致啊,怎么能够说那样的梦,没有理由?这春天就是理由啊!

第二种解读是,诗人看到了春夜清丽青春而安静的女子,忽然自己有了爱和哀愁。这样的女子,难道不是他心中的爱人和妻子吗?

这一首春意浓浓的小词,在47个字里,用了10个“春“字,但是丝毫不显得堆砌,反而是在无边的青色里,错落安排,层层递进,其结果,就是最美丽最浓烈的春天已经走进到了人最深的内心。甚至连梦和灵魂也染上了。

虽然格局小,选取的小视角,却有一种深邃的美感,而不是留与俗丽与轻薄。

以一人一灯,一家烟雨,一处春情,可以扩展到整个三月的城池。让人微醉和迷恋。

唐朝的一首小写春天的小诗”春水春池满,春时春草生,春人饮春酒,春鸟弄春声。“有种活泼大气之美。而宋朝的这首写春的小词,则有画面的幽深情景交融感。这也是宋词和唐诗的显著不同,宋词更注重心灵和意境的深度描摹,也更加的心灵化和私人化。

而且和其他的一些春雨的诗词不一样,这首词,不落伤春的俗套,将春天直接推向春情,有一种自然的旖旎的春情之美。

一切都是自然的。在宋词的婉约词当中,这是一种相对健康难得的做词状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