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668989国学红楼梦中宝玉与晴雯最后一次相见时发生了什么?
红楼梦中宝玉与晴雯最后一次相见时发生了什么?
2022-06-15

晴雯是贾宝玉房里的四个大丫鬟之一,最后被王夫人撵出了贾府。接下来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相关的文章

晴雯,位居金陵十二钗又副册之首,她漂亮、说话爽利,又有一手好的针线活,是贾母心怡的女子。若不出意外,宝玉未来的小妾人选,必定有她一份。

只是,晴雯虽然硬件优秀,但软件不足。不懂得为人处世,不知道收敛,太重情义。也是因此,她在无形之中,得罪了许多的丫鬟、婆子。

1、晴雯是如何被撵的?

最终,因为“绣春囊”一事,被王善保家的挑唆,她成为了王夫人清算怡红院的第一人。

王善保家的道:“别的都还罢了。太太不知道,头一个宝玉屋里的晴雯,那丫头仗着她生得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,又生了一张巧嘴,天天打扮得像个西施的样子,在人跟前能说惯道,掐尖要强。一句话不投机,她就立起两个骚眼睛来骂人,妖妖娇娇,大不成个体统。”

一个绣春囊出现在大观园,为何会引起如此大的风波?因为它是闺房调情之物,而居住在大观园中的,除了李纨这个寡妇,都是未出阁的小姐。

而王夫人之所以对此愤怒不已,急于找出绣春囊的主人,也不仅仅是因为她是荣国府的当家人,而是因为,她的儿子宝玉,是大观园居住的唯一男主。

因此,这一场风波最大的受害者,其实是贾宝玉。而王善保家的,又正好提到了晴雯这个嚣张跋扈、喜欢与众不同打扮的丫鬟。想当日金钏儿同宝玉的一幕,自然王夫人更为心惊。面对王善保家的唆使,她才会感同身受。

王夫人听了这话,猛然触动往事,便问凤姐道:“上次我们跟了老太太进园逛去,有一个水蛇腰、削肩膀、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,正在那里骂小丫头。我的心里很看不上那狂样子,因同老太太走,我不曾说得。后来要问是谁,又偏忘了。今日对了槛儿,这丫头想必就是她了。”

随后,王夫人让丫鬟叫来晴雯,又从她慵赖的打扮中,进一步证实了自己的想法:

“好个美人!真像个病西施了。你天天作这轻狂样儿给谁看?你干的事打量我不知道呢!我且放着你,自然明儿揭你的皮。宝玉今日可好些?”

此时在王夫人的心中,晴雯无疑就是那个带坏宝玉、勾引宝玉的狐狸精了。

晴雯是狐狸精吗?显然不是,在怡红院中,的确存在着与宝玉发生关系的丫鬟,比如在《红楼梦》第六回就出现的,袭人半推半就引诱宝玉;比如在《红楼梦》第三十一回,由晴雯之口说出的服侍宝玉洗澡花了二两个时辰的碧痕;在比如,那个连交杯酒都没喝上便上头的麝月。

但唯图晴雯,一直守身如玉,时刻保持与宝玉的距离。

贾宝玉邀请她一块儿洗澡,她果断拒绝,宁愿不洗,也不愿同他一块;袭人的母亲去世回家去,宝玉一个人睡里屋害怕,问晴雯、麝月谁进去睡?她也是直接放弃了这个机会。

从这,我们可以看出,晴雯确实是清白的,她被以“狐狸精”之名撵走大观园,太委屈了。

只是,一直坚守着清白之身的晴雯,为何在与宝玉的最后一次见面中,一反常态,同他搞起了暧昧呢?

我们先来回顾一下,宝玉与晴雯最后一次相见的情形。

自王夫人羞辱晴雯后,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,晴雯以绝食抗议,几天里滴水未进。但即使她怎样反抗,也改变不了众人对她的恨。她被撵的这一天,还是来临了。

王夫人吩咐:“只许把她贴身衣服撂出去,余者,好衣服留下,给好丫头们穿。”

那个昔日天真烂漫、活泼可爱的晴雯,便以这样狼狈不堪的方式,被撵出了贾府。

贾宝玉此时,正在一旁看着,但面对盛怒之下的母亲,他却无能为力。只得看着她被撵。

直到晴雯被送到她的哥嫂处,王夫人离开,他才鼓起勇气,收买看门的婆子带着他去看望晴雯。

2、被撵出贾府的晴雯,让人泪目。

若喜欢《红楼梦》的朋友,想来会同小白一样,阅读到晴雯此时的处境,潸然泪下。

我们来看看,昔日比平常人家的小姐过得还体面的她,如今过的是怎样的生活?

他独自掀起草帘进来,一眼就看见晴雯睡在芦席土炕上,幸而被褥还是旧日铺的。心内不知怎么样才好。

这是晴雯被撵后的住处。这样的草帘、土炕,同怡红院内的精致生活相比,无疑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心理落差。

当然,这还是其次,我们再来看看,此时的晴雯,又是怎样的做派?

晴雯道:“阿弥陀佛!你来得好,且把那茶倒半碗我喝。渴了这半日,叫半个人也叫不着。”

宝玉听说,忙拭泪问:“茶在哪里?”晴雯道:“那炉台上就是。”宝玉看时,虽有个黑沙吊子,却不像个茶壶。只得桌上去拿了一个碗,也甚大甚粗,不像个茶碗,未到手内,先就闻得油膻之气。宝玉只得拿了来,先拿些水洗了两次,复又用水汕过,方提起沙壶斟了半碗。看时,绛红的,也太不成茶。晴雯扶枕道:“快给我喝一口罢;这就是茶了。哪里比得咱们的茶。”

宝玉听说,先自己尝了一尝,并无清香,且无茶味,只一味苦涩,略有茶意而已。尝毕,方递与晴雯。只见晴雯如得了甘露一般,一气都灌下去了。

宝玉心下暗道:“往常那样好茶,她尚有不如意之处,今日这样。看来,可知古人说的‘饱饫烹宰,饥餍糟糠’,有道是‘饭饱弄粥’,可见都不错了。”

面对这漆黑的茶吊子,油腥的茶杯;面对晴雯如遇甘霖般的痛饮。想来,如宝玉的这番感受,在我们的内心,也是如此。

在《红楼梦》原文中,对晴雯的饮食习惯描写的并不多。但我们,同样能从侧面去体会,她在贾府之中生活的奢靡。

比如,在贾宝玉生日那天,原文中描写了芳官这个戏子的一顿午饭。

说着,只见柳家的果遣了人送了一个盒子来。小燕接着揭开,里面是一碗虾丸鸡皮汤,又是一碗酒酿清蒸鸭子,一碟腌的胭脂鹅脯,还有一碟四个奶油松瓤卷酥,并一大碗热腾腾,碧荧荧蒸的绿畦香稻粳米饭。小燕放在案上,走去拿了小菜并碗箸过来,拨了一碗饭。芳官便说:“油腻腻的,谁吃这些东西。”只将汤泡饭吃了一碗,捡了两块腌鹅就不吃了。

芳官,不过是贾府之中的戏子,虽有宝玉的呵护,但她的地位,自然越不过袭人、晴雯这些大丫鬟去。而她一顿午饭,是何等的丰盛。

最值得我们注意的是,如此丰盛的午餐,在她看来,却没有一点食欲。这说明了什么?说明了在贾府之中生活习惯的大丫鬟们,已经吃腻了这些鸡鸭鱼肉,反而喜欢吃些奇奇怪怪的,如鸡蛋羹、吵枸杞芽儿这样简单而新鲜的食物。

想居住在怡红院里的晴雯,同样如此,她的饮食,已经超出了温饱的概念,而变成了一种品质享受。

明白了这一点后,我们再来看看如今的晴雯,就会发现,她真的变了。饥不择食。在生存面前,她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犀利和锋芒。

3、与宝玉的生离死别,成为了他们二人暧昧的高光时刻。

在《红楼梦》中,贾宝玉是一个护花使者,她亲近女孩,也尊敬女孩。对这个可爱率真的晴雯,更是如此。

面对晴雯平日里的任性,宝玉极力袒护,就如晴雯撕扇那一回,明明错的是她,但最终,反而是宝玉选择了低头。

袭人曾打趣宝玉:你一天不挨她两句硬话村你,你再过不去。虽然是一句玩笑话,但其中,却也体现了宝玉对晴雯如哥哥般的呵护。

但贾宝玉,毕竟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,他对当下的晴雯,只是从她环境的巨变中产生的同情。而远远体会不出,此时内心绝望的晴雯,所理解的这种生离死别。

一向要强的晴雯,比谁都明白,自己时而不多,所以她要在这最后一刻。有所作为。

而选择与宝玉搞“暧昧”,就是她临死前的最大心愿。

晴雯拭泪,就伸手取了剪刀,将左指上两根葱管一般的指甲齐根铰下,又伸手向被内,将贴身穿著的一件旧红绫袄脱下,并指甲都与宝玉道:“这个你收了,以后就如见我一般。快把你的袄儿脱下来我穿。我将来在棺材里独自躺着,也就像还在怡红院一样了。

狠命咬下两根葱管一样的指甲,这对一向爱美的晴雯来说,是需要勇气的;同时,她在临死前,将自己最看重的指甲交付给宝玉,也有一种“暧昧”的意味。

而互换内衣,暧昧之情更甚,这已经远远超过了封建社会之下的男女,交换定情信物的意义了;而是对外宣誓着,他们二人不同寻常的关系。

显然,在这一刻,晴雯已经放弃了一生最看重的清白。只是,她为何这样做呢?

4、晴雯为何选择同宝玉搞“暧昧”?

对于这个问题,在晴雯与宝玉的谈话中,我们能够找到这个问题的原因之一。

论理不该如此,只是担了虚名,我可也是无可如何了。”宝玉听说,忙宽衣换上,藏了指甲。晴雯又哭道:“回去她们看见了要问,不必撒谎,就说是我的。既担了虚名,越性如此,也不过这样了。”

初看之下,我们会发现,晴雯如此做,是对那些污蔑她的人所做的最后反抗。正如她说的,既然担了这样的虚名,越性如此,也不过这样了。那么,晴雯痛恨的人是谁呢?是王夫人吗?是如王善保家的婆子吗?

其实并不是,我们从她这个细节中,便能看出。

与宝玉互换内衣,给宝玉留指甲。

试想一下,晴雯为宝玉留下的这些,谁能看见?王夫人能看见吗?不能。王善保家的这些婆子们能看见吗?同样不能。

能看见这些东西的,只有袭人、麝月这些怡红院里的丫鬟们。从这我们可以看出,晴雯真正怨恨的,并非别人,而是这一群被她视为亲人的姐妹们。

只是一件,我死也不甘心的:我虽生得比别人略好些,并没有柔情密意勾引你怎样,如何一口死咬定了我是个狐狸精!我大不服。今日既已担了虚名,而且临死,不是我说句后悔的话,早知如此,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。不料痴心傻意,只说大家横竖是在一处。不想凭空里生出这一节话来,有冤无处诉!”说毕,又哭。

晴雯虽然天真,但却并非愚笨。此时此刻,当她躺在这样简陋不堪的环境之下时,必定能体会出,究竟是谁害的她。

晴雯被撵?究竟是谁做的?

我们从获利的角度来看,便不难发现,正是袭人。至于她有没有直接参与,我们不得而知,但显然,将晴雯推向深渊的,她在这件事中,起到了关键作用。

对于这一点,在原文中,更有三处能够说明:

(1)王善保家的唆使王夫人羞辱晴雯后,还有人添油加醋。

正如原文中说:本处有人和园中不睦的,也就随机趁便下了些话。显然,在王善保家的怂恿后,还有人趁着这个机会,对晴雯进行了落井下石。

而这里的“本处”,指的自然就是怡红院中的丫鬟了。

(2)王夫人撵出晴雯等人后的告诫。

王夫人将晴雯、芳官、四儿等人撵出后,特意告诫了麝月、秋纹、碧痕一番,让她们注意一点。若怡红院再有事,拿你们试问。

她的言外之意是什么?不正说明了,在清洗怡红院的过程中,她们功不可没吗?

(3)贾宝玉的疑惑。

晴雯等人被撵,宝玉悲伤不已。袭人见此,特意前来安慰,但显然,对于她的安慰,宝玉并不领情,反而质问她。

宝玉道:“这也罢了。咱们私自顽话怎么也知道了?又没外人走风,这可奇怪!”袭人道:“你有甚忌讳的,一时高兴了,你就不管有人无人了。我也曾使过眼色,也曾递过暗号,被那别人已知道了,你反不觉。”宝玉道:“怎么人人的不是,太太都知道,单不挑出你和麝月秋纹来?”

袭人面对宝玉的质问,不知怎么回答,唯有沉默。而这份沉默,不正是变相的验证吗?

从晴雯与宝玉的最后相见,特意给他留下指甲、互换内衣来看,她最怨恨的,当属袭人。而她这些举措,也正是出于对袭人虚伪狠毒的回敬。

回顾袭人为追求姨娘之位所做的种种,回顾李嬷嬷所说的:这个屋里的人,那一个不是你拿下马来的?为了投靠王夫人,她不惜连贾母这个旧主都背叛了。甚至于,在宝玉的生日当晚,她连被宝玉呵护的芳官都不愿意放过,亲手将她推倒了宝玉的榻上,第二天还故意拿此事取笑。

而在袭人的姨娘之位这条路上,对她最大的威胁,莫过于晴雯,因为她是贾母认可的。

其实,在宝玉与晴雯争吵的那一节中,袭人已经流露出了,她对晴雯的敌意。

袭人笑道:“好没意思!认真个的去回,你也不怕臊了?便是她认真要去,也等把这气下去了,等无事中说话儿回了太太也不迟。这会子急急的当作一件正经事去回,岂不叫太太犯疑?”

宝玉想要撵走晴雯,袭人为何不惜下跪挽留?并非因为姐妹情义,而是因为她要自保。但即使是她出于对晴雯的挽留,也没有忘记,记下她的这笔账,等无事时,还是要回的。